忍者ブログ
||————【腐向】图、文堆积处,偶尔配布伪春菜。三次元记事请见新浪。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墓碑未命名 - 我和贝什米特侯爵的十一个月≫

APH国/拟/人同人文。



CP:普/鲁/士X加/拿/大



不能接受人尸/人鬼/吸血鬼恋的请绕道。(←事实是因为是灵感爆发物,作者还没对这个有过明确定义)



未完,更新4章。




März - March - 三月


一个冰箱出现在十四世纪建成的古堡中或许有些违和。



但它确实在这里。马修·威廉姆斯单手取出一盒燕麦片和装在玻璃罐子里的枫糖浆,用另一只手娴熟的接住从烤面包机里跳出来的法/国吐司。



十分钟后,早餐摆在了橡木桌子上。托着下巴趴在桌边的是一名银发男子,他持刀戳了戳盘子里的Sunny-side-up,蛋黄从嫩滑的单面煎蛋中流了出来。



“真想尝尝。”



马修在他的对面坐下,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基尔伯特摇头,放下了室友的餐具,装作不在意地道:“那是浪费。”



马修不语,安静的在吐司上涂抹他从家乡带来的特产枫糖浆。



“太遗憾了,贝什米特先生。如果您可能品尝的话,我会感到相当荣幸的。”他的声音温润地像散落在马赛克地板上的阳光,语调委婉而矜持着,半晌,又问道,“事实上,能否请教一个问题呢?若



是您不介意。”



“问吧。”贝什米特先生眨了眨眼睛。



马修·威廉姆斯眨了眨眼,似乎很难开口:“您有多久没吃过……食物了?”



贝什米特抬手挠了挠头,做出这个动作的他显然丝毫没有一个前侯爵的自觉。



“忘了。”



“……”似乎是预料之中的答案。马修看着他脖子里斑斑血迹的绷带,又问:“现在还会痛吗?”



“不。”他抚着银发下缠了绷带的后颈。



“当初是怎么……。”



问话声戛然而止。马修手上的白陶瓷调羹落进盛着枫糖燕麦粥的碗里。让他无意间这样做的男人直直地盯着他。他们离得那么近,鼻尖抵着鼻尖,马修能看见那血红色眼睛里汹涌着的危险和



压抑,还有抖动着的每一根睫毛,闪着银光。



“没有人告诉过您吗,”银发前侯爵前所未有的认真地道,唇齿间透出的寒意扑到马修瞬间毫无血色的脸上,“不要问一个逝者的过去——就像不要问他的名字一样。”







April - April - 四月



马修把裤脚掖进黑皮长筒靴。接下来的路有点难走。他在来这里的鹅卵石路上就摔了不止三次。马修小心翼翼的踩在难得露出来的石头地面,拨开生长过剩的荆棘和枯死已久的树杈枝桠。



这座古堡的墓园已经很久没有清扫过了,有一千年了吗?他猜想道。还好这里没有像哥特电影里那样长满苔藓的骸骨。



他尽量不去想自己脚下被踩得嘎吱作响的东西是什么,双腿还是微微发抖。



不知道贝什米特先生知道我在这里会不会生气呢。



被打扰的人们又会怎么感觉?



他的左手边是一块块已经被擦干净的墓碑,用来擦拭墓碑的手帕很快就污垢斑斑,最后只好放弃。墓碑上的名字都刻得有棱有角,在他清理出来的墓碑中,从大部分人的姓氏都是贝什米特,



(也有一些别的,诸如『波诺佛瓦』,或许是在这里安眠的世家表亲)。



迪特码、阿贝拉德、卢卡斯、曼弗雷德……马修挨个看过去,心里却浮起一阵悲伤和联系——姓贝什米特的诸位却没有人活到二十岁,最年轻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甚至只有十一岁。



“谁在哪里?”马修警觉地起身。



身后,干枯的灌木丛中走出一个高大从容的男人,他穿着笔挺的德/军军服,摘下帽子微微致意;眼睛是不易亲近的冰蓝色,深色冷淡。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先生。”



马修心里一凉。







Mai - May - 五月



还是那张橡木长桌。



前·贝什米特侯爵,代替平时的白色长睡袍,他(被马修要求)穿着正装,坐在主宾席的箱型椅上。从勒着颈间伤口的领子,到椅背上雕刻着的格状花纹,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极度不舒服。



在他左首坐着路德维希,路德的军服也已经被换了下来;右边,马修正把晚餐摆上餐桌。



“……”前侯爵先生烦躁的拨弄着领口,“非得穿这个吗。”



“您的弟弟难得来探访一次,应该好好的一起用一顿晚饭才是,侯爵先生。”马修的语气温和却不可抗拒。



路德维希缓和了硬朗的声线道:“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威廉姆斯先生,平时照顾大哥真是麻烦你了。”



马修坐下来,微笑道,“我很荣幸能跟贝什米特先生分享他的祖宅,做一些日常的工作也是应该的。”



“能有您陪着大哥真的为我们兄弟帮了大忙,”路德维希帮两人分着牛排,握刀的手平稳有力,低垂下的眼神中,锐利也丝毫不减,“只是,希望没有影响您的工作和家人。”



“……”基尔伯特的神色有些不悦,马修也听出了路德维希话中明显的审问。



“我的家人并不在这个国度,”马修礼貌的回答道,“父母亲早年过世了,剩下的一个弟弟……在美/国过的很好。”



“美/国吗,听起来真是不错。”路德维希说道,话语里毫无感情波动,“我还以为您来自欧/洲国家。”



“家父是法/国人,家母是英/国人,或许这是您有此印象的原因。”



“另外,”马修补充说,“我以后打算常驻于此,请不用担心我会把贝什米特侯爵的事情泄露出去的原因。”



路德维希隐藏住惊讶,给了他一个依然是审问意味的注视,点了点头。



“一般人都会感到害怕吧,”他似乎若无其事地道,“就连被大哥养大的我得知真相以后,都后怕过呢。”



贝什米特侯爵撑着下巴,似乎对两边假惺惺的客套话并不耐烦。



“不,”马修说,贝什米特的目光转向了他,“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他的目光低垂,金棕色长睫毛挡住了紫罗兰似的眼中把什么都放下了的淡然。



Juni - June - 六月

(微法加)


快要入夏了。
柏/林的夜晚仍旧像冬天一样,山中荒废的古堡让寒冷之中又添几分阴森。

城堡的窗户几乎没有几个还完好如初,曾经华丽抢眼的彩色已蒙上了灰。
即使想把城堡外面也打扫干净,马修并没有得到这样做的权利。如果传说中有主人的灵魂流连在此的古堡,突然变得干净明亮,应该会吸引不少人来。

贝什米特侯爵穿着他过世时的白色睡袍站在三楼窗前。月光下的银发衬得他的脸色又苍白了些。

“嗒嗒、嗒嗒。”

像是人的指甲在敲打玻璃窗户,诡异的声音持续从窗外传来。

有什么好怕的?

他猛地打开窗户,外面的东西盘旋几圈后飞了进来。是一只白色怪鸟,嘴里系着包装精致的包裹。

给马修的。上面写着他看不懂、或者说已经忘了的文字。

贝什米特把那包裹扔到墙角,在床上四仰八叉地沉沉睡去。



“马修:早安。哥哥觉得你收到这个的时候一定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信纸和喷在上面的香水都换了,唯一不变的是熟悉的花体字,流畅的法文被马修轻声念出,带着魁北克独特的节奏感。
他读到这里,笑著摇了摇头。

还真给他说中了。

“……就算不能准时送到,小马修也一定会在生日那天感受到哥哥的爱吧。”

“……哥哥还是查不到你的住址,不过皮埃尔总是能找到你的。”

“……最后,即使是落寞的时候也不要觉得自己无处可归。记住你还有一个家,有人永远在这里等着你的地方。爱意,弗朗西斯。三月二十五日(希望皮埃尔能准时送达)。”

看样子没有。
马修无言地把信纸收进信封。

贝什米特侯爵趴在桌子另一边,试图分辨那个马修的法国远亲给他写了什么。

作为一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与马修处于一个世界的未知存在,贝什米特很难感受到从人类身上散发的凝重空气。他看上去没睡醒似的无精打采,眼睛却一直盯着弗朗西斯寄来的大包裹。

“你可以拿去,先生,”马修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把包裹推过去,“如果你想要的话。”

“你确定?不先看看里面是什么吗?”

马修点点头,“我已经不需要它了,何必去关心那里面是什么呢。总之,失礼了。”

马修拿着信不慌不忙地走出大厅,贝什米特侯爵在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



黯淡已久的玻璃窗户外,纸屑飞扬。





T.B.C.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無題
……【默默注视着你【的坑爹文【喂
人形云 2011/06/24(Fri)18:16:21 編集
回复云
嘿~去更新~
朔什月 2011/06/26(Sun)15:05:49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朔什月
HN:
朔什月
年齢:
2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6/09/22
職業:
学生
自己紹介:
海外耀家人。
WWU組寫手+半個修煉中畫手。
此處用於堆放二次元圖文創作及偽春菜配布。
三次元生活記事請見新浪。
新回覆
[09/10 jatontors]
[06/26 朔什月]
[06/24 人形云]
[01/26 朔什月]
[01/22 DILL]
数旗子
free counters
编年纪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
"朔什月"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