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腐向】图、文堆积处,偶尔配布伪春菜。三次元记事请见新浪。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文前警告※

 

CP露中。颓废耀君有,另外,关于耀沿用了传统的学院食堂老板设定。

 

以上,不能接受者慎入。



还没有放学。

如果天空的灰是在宣纸上晕开的水墨,那些没有渲染到的地方就是惨白的云。

他记得离开北/京的时候也是这种阴沉沉的天,这种天气却没有雨水就好像带着少了点什么的空虚感,又好似一个想哭又哭不出来的人。他叹了口气把伞收进包里,某种原因让他很确定今天的墨//本不会下雨。

 

“大哥。”

 

港背着单肩包走了出来,从耀的手中接过一箱行李。“现在就走吗?”

“走吧,要提前两小时到机场。”

“机票是……?”

19:35,威廉姆斯先生帮我们订的。”

港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拉着行李箱上了巴士。

 

王耀扭过头隔着一排灌木和树林看着远去的学校。隐隐绰绰的能看见教学楼旁站着一个人影,银白的头发,灰色的制服,跟远处的天混在一处险些让人看不分明。

不是他,那个人要高多了。

耀的嘴角扯起一丝他自己也不明意味的笑,但肯定不是开心。坐在旁边的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看上去毫无留恋的,港没有回头看学校,只是平视前方。

 

王耀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一切的起因都是三天前。

 

 

"Next. Wha----(下一位。你要——)"

 

"Vodka."(伏特加。)

 

"Sorry?"(不好意思?)

 

一边问一边抬起头他才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时他又不可避免地直直地撞上了那人的视线。是个从来没有在这学生食堂出现过的新面孔,对王耀来说却并不陌生。

然而吃惊过后他的眼神就像在看学校每年换四批的学生里的随便哪个,漠然的低下头,食指略一顿,继续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点着纸钞。

 

"I, want, vodka."(我要,伏特加。)

 

那个人微笑着,用浓重的口音一字一顿的重申了一遍,眼睛眯了起来,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

 

“这里是学生食堂不是酒吧,回教室上课去我们要关门了阿鲁。”

原本说的有些饶舌的英语换成了标准普通话。话音刚落他啪地合上了收银机,接着踮起脚尖,伸手拉下了隔着厨房与排队购买处的窗户,仿佛眼前这个正把手搭在窗台上的人不存在。

 

“好危险啊,小耀~☆”

那个人居然也半生不熟地说起了中文,看上去大的有些笨拙的手掌敏捷地缩了回去,左手托住了王耀正打算关的另一扇厚重的玻璃窗,轻而易举的把它抬高重新打开。

王耀瞟了他一眼,没有再做徒劳的尝试,转身在冰柜里拿了一听可乐,反手一撑又坐在了柜台上。修长的手指翘开拉环后随意地往垃圾桶里一抛,汽水发出嘶嘶气泡声。接着仰头,大口大口的灌着可乐。

 

“哎呀,这种行为可不太好呢~?”站在窗外的男子把面前垂下的围巾撩到身后,歪着头,有些玩味的看着王耀。

 

“卖剩下的东西,随我处置阿鲁。”

 

“学生食堂竟然允许卖软饮料的吗~?”

 

“能喝就能卖。”

 

“是呢,差点忘了这里的老板是小耀呢~呐,王老板,也给我来一瓶可乐吧~☆”

 

“你该走了。”

 

“不。”

 

回答的很干脆,却没有了后文。王耀没再说话,没有去看那个沉默的人此时的表情,也不敢去看。易拉罐被搁在一旁,他从上衣口袋的那包烟里抽出一根,左手把打火机抛起又接住,大拇指嚓地一划,火机顶端窜起一簇火苗。

整套动作流畅而一气呵成。窗外的人还是挂着笑容,眉宇间的神色却暗了几分。

 

 

年轻的食堂老板翘着二郎腿靠着玻璃窗,仰头凝视着火焰,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单纯的烧气。半晌,才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那根香烟。

 

黑色的焦痕随着热度不紧不慢地在白色的烟卷上蔓延,烟草味在房间里也愈发浓烈。

 

只要有火,把白纸烧成黑的又不是什么难事。

 

王耀叹了口气,顺便吐出一串烟。眼角的余光瞥着伊万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睛从那瓶可乐,看到他手指里夹着的烟,最后盯着王耀本人,像是想质问什么让他难以理解的事。

两人的视线交集不到半秒钟,王耀便抬起眼看着天花板。白炽灯在惨白的墙壁上让人一阵头晕目眩。

 

“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没有在嗑药,嗯?”

伊万推开一旁的门走了进来,步子里是掩不住的急躁。

王耀的尖俏的下巴被托在指间,嘴里叼着烟,仿佛言语间被触及到了什么事,看着他的眼里满是冷漠。

“别抽了。我可不想小耀的嘴里全是烟味哦。”

语气轻描淡写,拿起香烟也轻而易举,但覆在王耀嘴上的双唇,却充满久别重逢的渴求和沉重感。

电灯被他抬手关上了。午后阳光从墙上的一扇小窗流泄进室内,温暖又让人怀念。王耀闭上眼,静静地重温这久违的唇齿相接。

伊万的呼吸轻轻喷在他脸上,舌尖轻易地打开了他的牙关,掠夺般的侵占了每一个角落的柔软触感,游走着与王耀的缠绵在一处,最后放开。王耀喘着气。

 

“你真的该去上课了。”

 

“不去。要是你又跑了,我怎么办。”

 

“再不走你会有麻烦的。”

 

“那你发誓。”

 

王耀睁开眼。伊万认真的凝视着他,这让他多少感到些不安。

 

明明是不想走的,明明是想留在他身边的,为什么一直却……

 

“……好,我发誓,我不走。”

 

 

 

 

他还是走了。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帮他联系温//华的住所的马修。

 

“在逃避吗?”

 

马修在电话里沉默良久,却突然轻声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王耀记得当时自己有点惊讶,惊讶马修为何就这样说出了实况。

 

自己的确在逃避,不是吗。

 

只是在逃避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感情,只是想否定跟那个男人的关系;最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是,他不想让港知道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哥哥。

 

所以从莫//科到纽/约,从纽/约飞回北/京,又来到墨//本,但还是被找到了。

 

 

 

——离开我的生活,求你了。

 

 

 

 

行李被放在作为顶部的行李架上。

小桌板收起,遮光板打开。

飞往加//大温//华的飞机,要起飞了。

 

王耀把那本厚厚的让他一知半解的杂志塞进前排座椅靠背后的储物袋,膝盖顶着封底上印的闪闪发光的劳力士LOGO。他系上安全带,然后才想起应该从自己包里拿本书看看。

 

已经晚了,什么都晚了。

 

引擎开始呜呜轰鸣,他抓着扶手椅背,转过脸冲着窗外。

大约二十米开外的候机厅二楼,伊万就站在那里,站在落地窗下。

他对上王耀的双眼,看着飞机上了跑道,渐行渐远;然后从起飞板上掠起,飞向地球的另一边。

 

 

 

 

 

-风中凌乱--王耀篇 - -

 

 

还是后记

 

耀君在伊万面前抽烟的场景是最早有灵感的,也是开这个学院坑的导火索。

现在看这章觉得挺纠结,很早以前写好的,前一阵子想改但现在又不想改了。

所以就这样了……

 

目录二次修改过,点击这里进入。

PR
COMMENT FORM
NAME
URL
MAIL
PASS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OMMENT
無題
颓废的耀哥!!QAQ
呜呜意外的萌啊,有种让人心疼的感觉……QAQ(喂
(其实这个人看见王老板抽烟第一反应是那种大烟枪……)←(你可以滚了
老板其实是在逃避吧(摊手)他有太多的在乎,港仔湾湾和家庭教育,革命的路还很长,狗熊要加油哟~~~XDDDDD
yygijmubi 2010/09/06(Mon)16:45:08 編集
回复文子
偶尔颓废一下很有爱不是么XDDDD【喂
大烟枪什么的……(扭头
表示后面湾娘就会出场了/w\
朔什月 2010/09/06(Mon)16:57:49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朔什月
HN:
朔什月
年齢:
2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6/09/22
職業:
学生
自己紹介:
海外耀家人。
WWU組寫手+半個修煉中畫手。
此處用於堆放二次元圖文創作及偽春菜配布。
三次元生活記事請見新浪。
新回覆
[09/10 jatontors]
[06/26 朔什月]
[06/24 人形云]
[01/26 朔什月]
[01/22 DILL]
数旗子
free counters
编年纪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忍者ブログ [PR]
"朔什月" WROTE ALL ARTICLES.
PRODUCED BY SHINOBI.JP @ SAMURAI FACTORY INC.